你好,欢迎光临包头公安交通管理信息网!今天是:

路口如何做文章?济南150个路口展开“革命”

2017-11-22 17:16:46  来源:本站原创编辑: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截至10月底,济南的机动车总数已经达到了199.6万辆。车辆的急剧增多,城市格局的东西狭长,再加上每天早晚的潮汐车流,这些因素都会加剧济南的拥堵。在这种情况下,粗放的管理显然难以为继。因此,济南使出了绣花的功夫,用智慧的管理和治理,盘活有限的道路资源,提升通行效率,为缓解交通拥堵寻得一条出路。

150个路口展开“革命”通行效率提高近一成

路口是交通的关键节点,信号灯是否合理,通行是否有序,都会决定周边几个方向是否出现拥堵。“从今年4月份起,我们展开了路口革命 ,就是为了让路口的通行效率提高,并且结合文明城市的创建,把路口变成济南文明的窗口。”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济南市停车管理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韩军庆说。

一个路口能做多大的文章?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通处规划研究室主任田云强表示,这里面的门道可多了。比如,经十舜耕路口上,右转弯半径从原来的15米减少到了9米,这样一缩短,不仅降低了路口右转车辆车速,还增加了行人非机动车通行空间和时间,交通事故率降低了15—20%。

济南150个路口展开“革命”

非机动车、行人同样是交通的参与者。“以前走到路口最怕突然冒出来个闯红灯的电动车”,济南市民张洋说,这也是大多数司机过路口时最担心的事情。济南通过设置人行护栏、非机动车停止线、去除非机动车通道,再加上与志愿者共享共治等方式,路口行人、非机动车遵章率也大幅提高,文明、礼让的风气也在路口慢慢形成。

最初我们的 路口革命 只是集中在几个路口,后来增加到60个,又增加到150个,这一过程中我们看到路口的交通秩序由小变化到大变化,不断地带给我们惊喜。”韩军庆说,从数据上来看,因为交通秩序的改善,非机动车、行人与机动车相互之间的冲突减少,路口空间缩小以及信号周期及相位配时优化等综合因素,济南的路口通行效率平均提高了8—12%。

文明的交通行为既没有增加道路,又没有减少车辆,却能够对交通带来积极的作用。除“路口革命”外,今年济南还对路边违章停车、加塞、乱开远光灯、乱鸣笛等交通陋习展开了整治,不仅为济南创建文明城市加了分,还为济南的交通提了速。

有人担心以路口革命为代表的交通文明引导会是一阵风,韩军庆并不这样认为。他介绍说,在后创城时代,这种管理模式也将继续固化下来。

绿波带调试运行连过七个灯不用停车

路口问题解决了交通系统中单个点的问题,而解决路段上的拥堵,要面临的考验则更多。早晚高峰时期,济南旅游路上的潮汐车流就尤为明显,这和济南的格局以及产业布局相关。秦莹莹住在济南的南边,上班在高新区,因此她和这条路上大多数人的出行方向都是一致的,每天上下班都是在“涨潮”的那一拨里面。“赶上堵车严重了,真想插翅膀飞,有时候还会想着要是能到对面去逆行就好了。”

“之前旅游路千佛山南门路段修路的时候,就曾经尝试过潮汐车道。”秦莹莹还能记得,每到下午四五点钟,都会有工作人员人工地把路中间的隔离桩调整一个车道,让东向西的车流走得更顺畅。没想到,今年8月,她在旅游路洪山路口—浆水泉跨线桥段也见到了这种潮汐车道,不同的是,这一次不用人工了,而是换上了更高级的拉链车,只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将潮汐车道设置完毕。

这种潮汐车道的设置是很严谨的。“我们先是在晚高峰试运行了一周,后来又在早高峰试运行一周,发现早高峰的效果一般,因此只保留了晚高峰的潮汐车道。”田云强说,通过测算发现,潮汐车道设置之后,路段的通行效率提升大约15%到18%。

这一年发生在旅游路上的变化还不止这些,旅游路上的绿波带也让车辆通过这一路段七个信号灯的时候几乎不需要停车。“我们还安装了速度提示装置,根据车流的变化提示绿波速度,现在东向西和西向东的停车次数平均减少了2次。”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通处信号控制研究室主任赵景春说。

济南的绿波带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带状绿波了,还能够实现网格化、环形绿波。这就要求对信号灯之间的关系精确控制。据赵景春介绍,目前济南已经在解放路、和平路、山大路、文化路四条道路组成的区域,以及泉城路、明湖路等12条道路组成的护城河片区,共67个交叉口调试运行网格化绿波带,调试后停车次数平均减少了2.7次,行程时间平均减少19.8%。在龙奥片区10个交叉口的环形绿波也开始了调试工作。“在这里,市民开车遇到绿灯左转后,遇到的下一个信号灯还会是绿灯。”赵景春表示,调试后,这些区域的平峰行程时间平均减少15.6%,停车次数平均减少2.6次,高峰行程时间平均减少13.8%,“所有调试路段高峰期堵车插盘的现象都解决了。”

实现绿波带,需要有“聪明”的信号灯,“我们现在每一个普通信号灯大概有十一套备选的方案,如果是比较复杂的路口,备选方案还会更多。”赵景春说,有的路口可以根据流量的大小自动选择信号灯配时方案,让路口间的协调更智能。目前济南已经在英雄山路北段、舜耕路、二环东路、经十东路、龙奥片区等8条道路52个交叉口投入使用,达到最精细的协调控制效果。“效果也很明显,车辆的停车次数平均减少了2.8次,行程时间平均减少18.6%。 ”

从路面到桌面管理方式更智能

秦莹莹每次走到旅游路和千佛山南路的路口,都会看一眼上方的诱导屏,“它会提示我还有多久到奥体中心,时间一般都估算得很准。”这样的诱导屏济南已经布设了94块,在诱导屏的地下,长长的线缆将它与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机房连在了一起。那里现在存储了大约250亿个数据,并且每天的数据都在增加,这些数据也成为济南智慧交通的支撑。

“智能交通诱导屏,通过对于历史信息的分析,计算出两地之间的平均通行时间,再根据显示样本对比一下和历史信息有多大差距,从而计算出到达一个地点的时间。”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科研所副所长李勇说,“济南交警掌握的大数据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公交警务云等公安内部数据,还有交通等政府部门共享的数据,此外还有百度、滴滴、高德等互联网企业与我们分享的数据。这些数据对济南实时交通的改善以及长期的管理规划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据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指挥中心主任董斌介绍,路面执勤交警的工作模式,也因为有了数据和分析的支撑而完全发生了改变。

2日18时28分,正值济南下班高峰期的顶峰。杆石桥路口一辆别克轿车与一辆海马轿车发生刮擦事故,事故很快引起了拥堵,路口接近插盘状态。就在此时,在济南公安交警支队指挥中心的大屏上,这个拥堵点变成了一个闪烁的红点,提示这里出现了异常。在通过视频确认了异常情况后,指挥调度平台迅速调度民警就近处置,2分钟后,市中区路面快骑中队副中队长盖戈就已经到达了事故现场,又过了3分钟之后,路口恢复正常通行。

“这可以说完全改变了我们路面交警的执勤方式”,韩军庆说,以前交警在路面执勤时全靠经验,估计哪个地方在哪里会拥堵,就到哪里去执勤。“现在我们是从路面到桌面,让监控、互联网数据和大屏结合,盘活关于交通的数据。”

对于数据的分析不仅使交警部门对实时拥堵能够产生快速反应,对于数据分析出来的常规拥堵点,韩军庆也会把它们推送给各个交警大队,以便于及时查找拥堵原因,逐个缓解这些路段的拥堵问题。

“下一步我们还会打造公众参与平台,这个月就能上线。”李勇说,通过这一平台,市民可以举报也可以参与话题讨论。